浅忆汐聆

倒置的AO关系

野兽爱凯千:

少女攻是世界的财富☺️


-舔虎牙:



#AO人设本末倒置




#真·少女攻×扛把子




#但求一乐,请勿上升
















王俊凯被突然扯住胳膊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王源拽着他跑,气的要跳脚,“祖宗你发呆看时候!前面有Omega突然发情了!”




 




王俊凯楞了一下,浑身一个激灵,反拽住王源向骚动的反方向拔腿狂奔。




 




一直飞奔到信息素没有扩散的地方,王源跑得岔了气儿,捂着肚子停了下来。他心有余悸地往后看了一眼,靠着墙根儿一瘫,差点骂人,“这都什么事儿啊,出来打个游戏都能遇到Omega发情,极限竞速都没这么彪。”




 




王俊凯比他好一点,还能站着,凉凉的扫了他一眼,“还有力气抱怨,等被抓住了强行标记有你好受的。”




 




王源闭嘴了,半晌叹了口气,“你说我们过得这什么日子,恋爱结婚都没个自由,被信息素一控制,哪个Omega把咱们拖回家,后半辈子就耗在赚奶粉钱上了。”




 




他揉了揉抽筋的肚子,又戚戚然道,“还好我们跑得快,听说Omega发情期里很凶的,暴躁易怒,可能还会打人。”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小细胳膊,只能安慰道,“好在今年提案了保护Alpha的法规,不出意外通过的话,会有新的控制剂投放,能在一段时间阻断我们信息素的产生。”




 




“只是没有信息素而已,被堵到还不是该被怎样被怎样。”




 




“你就没有腿跑?没有胳膊反抗?喊救命总会吧,不行随身带些防O喷雾。”王俊凯恨铁不成钢道。




 




“那、法案也总是有比没有的强。”王源悻悻道,站起身来弹了弹校服上的灰土,跟王俊凯准备穿过巷子回家。




 




王俊凯沉吟片刻,神色颓然,“我听卫兵说……能提案这个也是因为Omega权益协会负责人,在、在追提案的一位alpha代表,因此今年审核比往年方便了许多。”




 




王俊凯家是住大院的,爷爷的官衔地位不低,政界的小道消息比别处流通的快些。




 




王源闻言,一张小脸红了又白,愤然道,“这简直是侮辱,对我们的保护条例都是靠Omega让步才能提审,这也太……”




 




他没说下去,在小巷里拐了几个方向。“但好在你家还能让你娶个beta,像我爸,一早儿就观察好了几家集团的公子,一色儿的O。”




 




“……我家老爷子也是唯Omega至上主义者。”王俊凯声音也低沉下来。




 




王源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只觉得出身在这么一个社会里心中一阵泛苦,本身作为身强力壮又才思敏捷的alpha阶级,成长的目的却是为Omega所驾驭,不能不叫人心中唏嘘。听说早几百年前也是有A系社会的,国家对alpha的保护力度之大让他羡慕不已。如今虽称不上是O系社会,但也算是A的衰落时期。




 




他一路心思彷徨着,一半是对未来的担忧,一半是放学没打上游戏的委屈。等到了分岔路准备跟王俊凯道别时,才发现人早不见了。




 




 




 




王俊凯是被突然捂着嘴拖离王源身边的。动作发生的很快,他被拽进旁道还没反应过来哼一声,王源已经拐了个弯走远了。




 




带走王俊凯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正眉眼弯弯朝他笑着,嘴角陷下两个甜蜜的小窝。




 




他的瞳孔颜色略浅,浓密且直的睫毛半耷下来,认真研究王俊凯胸口的学生铭牌。




 




“高二级二班……王俊凯。”男孩的嗓音清澈又带着点沙,咬字的方式有些特别,比普通的京腔多了些引人回味的风韵。他的目光一挑,扯起一边嘴角,“巧了,一个学校的,我是高一年级的易烊千玺。”




 




王俊凯整个身子贴在墙上,汗毛都要倒立,刚刚易烊千玺靠近他的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他身上的甜味可不就是Omega特有的信息素!




 




易烊千玺跟他客套完后直入主题,他点点自己后颈,“咬一口。”




 




王俊凯哪还记得刚刚教训王源的神气样子,一双大桃花眼连惊带怕,长睫毛顷刻间沾了水气,几乎要吓出眼泪。




 




易烊千玺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粗鲁,想了想加了个敬称,“学长,咬一口。”




 




王俊凯拼命摇头,这一口咬下去的后果他哪里敢想,四舍五入就约等于把自己的清白给卖了。可反抗他也不敢,打伤Omega的罪名可大了,蹲几天号子不说,被他家老爷子知道怕是要把自己直接拧去民政局负责。




 




易烊千玺没了耐心,他把头直接搭在王俊凯的肩上,把后颈落在他的嘴边。两根略凉的指头也顺势攀上了王俊凯的颈动脉,威胁般使了些力,“快些,不然等等强了你。”




 




过了会儿,浑身散发着眼泪味儿的小alpha抽抽搭搭地张了嘴,温热的嘴唇覆在他那处皮肉上,尖锐的虎牙一点点刺入他肿胀的腺体。




 




 




 




 




王俊凯直到第二天上学都是恍惚的,他也不清楚后半辈子是不是被昨天咬的那一口给搭上了。虽然说咬后颈只是临时标记,过几天味道就散了。他揣度许久也摸不清楚易烊千玺的意图,alpha的信息素只能临时缓解发情热,要么就是情侣间的情趣,信息素的交流能产生轻微麻痹神经的快感,但也不至于成了毒品。可他的班级姓名都落到了人家手里,被找到也就是人家乐不乐意的事儿,心里面还是惴惴不安。




 




王源儿看他一整天魂不守舍,心里有些担心。等放学时候王俊凯收拾好书包,拉着他的手臂围在他周围,一步都不肯离开。王源本来有放学打游戏的习惯,有时王俊凯愿意陪他玩就一起走,大部分时候回家是不搭伴的,今天却要结伴回家。




 




王源看了看王俊凯的神色,总觉得他绷的四平八稳的脸色下隐瞒着什么。




 




出校门的时候王源听到有人吹了声口哨,王俊凯往旁边看了眼就低下头,拉着拽着把他扯走了。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埋头向前冲的样子逗笑了,他靠在校门对街的体育器械上,无奈跟身边人说道,“你们别逗他。”




 




“易少,可算是见到敢咬你的alpha了。”身边朋友几个唏嘘。易烊千玺是少有的坚持服用抑制剂的Omega,冷情禁欲地跟个什么似得。要不是昨天一出校门受了别的Omega发情的波及,他们也没想到有一天易烊千玺能带着一身A味儿出现在他们面前。




 




易烊千玺身体里还残留着王俊凯的信息素,因此格外护短,“你们不许背着我偷摸儿闹他,小凯脸皮薄。”




 




朋友几个哄笑,笑骂易少栽了栽了。他们几个是和易烊千玺从初中部直升上来的,因此知道易烊千玺从开学典礼就瞅上了那个桃花眼的好看学长。




 




但也有个别以为易烊千玺只是玩玩,听到易少护着那alpha学长便格外惊讶,思索片刻还是说了自己前几日听到的消息。“南区那边传来个听闻,说是他们校有个Omega看上了王俊凯。”他说了个名字,易烊千玺也听过,他在本市的跆拳道赛上见过,在校期间常扬言要把哪个哪个alpha搞到手。




 




易烊千玺此时正坐在锻炼用的双杠上,猎豹般结实的小腿在半空轻轻晃动。夕阳渐浓的红色印在他蜜色的眼瞳里,微风卷着他的衣摆绕了两圈。易烊千玺闻着自己身上散发的奶甜的味道,这是前一天他从那个可怜兮兮的alpha的身上掳来的,他想着甜甜的alpha可真是沾不得,才碰了一次就颇有些食髓知味的意思,轻易是不许别人再惦念了。




 




 




 




 




王俊凯这几天也没闲着,他把易烊千玺的资料调查了个底朝天。他本来就是红色背景,手段比寻常人又灵通许多,不多几日便把大概了解了。




 




易烊千玺在他们学校名气可大了去,不光是校辩论队四辩,还是舞蹈社社长,家里边开连锁酒店,财力也在本市排的上名次,走在路上十个是有八个认得他的。王俊凯这才依稀想起了前些日子社团有节目,一群alpha连矜持都不要地跑去围观。可惜因为学校AO分管,他又对Omega没什么心思,才落得个后手收集资料的下场。这么看来论口才自己辩不过他,动起手的肢体也没人家灵活,就是去家里边告状,八成也要被“正好门当户对”的言论驳回来。




 




王俊凯吃了哑巴亏,这几天里他又经常碰到易烊千玺。这次连王源儿都没用了,易烊千玺就守在他跟王源分道的那条路上,不远不近跟着他。他以防万一,拿了瓶防O喷雾随身带着。易烊千玺也不做什么,经常靠在街角灯柱旁,目送着他进大院。




 




王俊凯逐渐从见了他就反射性的后背炸毛中解脱出来,有几次跟竞速般见了他就拔腿跑,可惜他自诩为追风少年却始终摆脱不了千玺。最后自暴自弃一般不理会易烊千玺的存在,有时候还能跟他讨价还价几句。




 




易烊千玺也不恼他,只觉得王俊凯这逗弄几句就炸毛的猫咪性子简直太合他的口味。他一手拎着书包,另一手拿盒牛奶,嘴里咬着吸管听王俊凯戒备的絮叨。王俊凯看了他这样就要脸红,就要跳脚,像被易烊千玺耍了流氓一样,血直往脑门子冲,一身奶味儿挥发得更多,跟易烊千玺喝进口中的味道遥相呼应。




 




易烊千玺心里感慨到怎么有人能可爱成这个样子,又想想自己没有把王俊凯拖走直接解决,简直是Omega界绅士的代表,王俊凯怎么还没看出来自己在追他呢。




 




这时候他反倒忘了自己一路护着王俊凯回家的原因了,自得其乐把自己想象成苦守在朱丽叶窗前想给他一枝玫瑰的罗密欧。




 




“哦——凯莉叶,你要是嫌我太容易降心相从,那我也会堆起怒容,装出倔强的神气,拒绝你的好意,好让你向我婉转求情,否则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拒绝你的。”杰克罗哼着what is a youth,默背经典台词,想着明天是不是真的要送朵玫瑰表明心意。




 




等他发现王俊凯停住脚步的时候,易烊千玺看到他紧绷的脸色,顺着目光看去正是自个儿朋友口中那位打头的几个人。




 




跑是跑不过了,王俊凯正寻思着等挨几下子再反击算不算的上正当性防卫,他下意识握紧的拳头被易烊千玺安抚性地拍了拍。




 




易烊千玺在墙角堆放的废弃建材中,用脚拨了一根中空铁管出来,他的脚尖点了点,轻轻一挑,简单的冷兵器被挑到了手里。




 




“O的事儿,我来解决。”




 




 




 




 




王俊凯只见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打架。易烊千玺和那边技巧性极足的招势让他弱化了对现在情况的认识,只觉得现在是不是误入了街头电影的哪一幕场景。




 




战斗结束的很快,易烊千玺的动作迅猛利落,花样很少。身上热汗刚淋淋地渗出来,对方认出是谁后就不再纠缠。




 




王俊凯松了口气,他认得里面的几个人,知道来堵他是为了什么。他搀着易烊千玺,听他有些急促的呼吸。他舔舔干涩的唇瓣,放软了口气,“看来Omega里也有靠谱的人嘛。”




 




易烊千玺捋了把汗湿的刘海,笑道,“要不要给个奖励,用信息素安慰一下我燥起来的血液。”




 




王俊凯把刚刚扶上去的手连忙拿下,怒道,“果然你们Omega脑子里整天就想那些下流事,到底知不知道礼义廉耻啊。”




 




易烊千玺把要溜走的王俊凯拉住,学他语气反问道,“alpha难道都像你般一点都不懂的知恩图报,到底知不知道礼义廉耻啊。”




 




他也不是故意调侃王俊凯,他前几天被勾起的发情热被王俊凯残留在他身上的信息素压制着,剧烈的运动让信息素稀释了不少,现在王俊凯的味道就在他眼前,对他的渴望让易烊千玺一阵阵地发昏。




 




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的眼神都晕了,软的跟棉花糖一样,身上却高热着,要抛走他又不好意思,挣扎着要不要再做一次人形抑制剂。




 




易烊千玺看了看周围,叹了口气,“你知不知道我家是开酒店的?”




 




王俊凯一愣,就被抓着胳膊干脆利落地带走了。易烊千玺无奈道,“我发情了,现在就是你主动给我信息素,都不顶用了。”




 




王俊凯看着周围四面八方连锁的易烊千玺家酒店差点崩溃,易烊千玺拿着一张卡一路刷到顶楼套房。把他往床上一推。




 




王俊凯这几天对易烊千玺积攒的耀武扬威的气势全被戳散了,又变回那个战战兢兢的样子。他闻到易烊千玺突然爆发的信息素,后知后觉想起Omega发情时残暴易怒的传闻,先前易烊千玺打架时利落的身手他还记得清楚,并且一点都不想让那些招势落到自己的身上。




 




王俊凯被吓出两颗泪珠,濡湿的眼睛湿漉漉地,没敢反抗易烊千玺伸进他裤子里的手。




 




 




 




 




 




易烊千玺发情热过去的时候,神志终于归位。他往旁边看去,王俊凯蜷在床的另一边,眼皮还有些红,睫毛湿湿地坠着,十足被凌辱了的黄花闺女形象。




 




王俊凯满心满腔的悲愤,他不知道Omega发情期的受孕率,觉得这要是一击即中,他连学都不要上了,每天打几份工要养着那个大的坏蛋和小讨债鬼,以后的日子都要被奴役着过。他可看到他爸娶了Omega妈的下场了,连抽烟都要偷摸着,零花钱跟仓鼠一样是一块一块攒的,现在卫兵们都是要看他妈的眼色才执行他爸的命令,可怜死了。他现在真是全世界最可怜的alpha,前路一眼望去都黑透了。




 




易烊千玺无奈道,“你这个脸色做什么,我又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一开口,他被自己餍足的嗓音惊了片刻,默默地清了清嗓子。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表情委屈得很。




 




“你这什么表情?”吃干抹净了还敢委屈,易烊千玺怒,弹他唧唧。




 




王俊凯顿时疼得跟只小刺猬一样蜷紧了,嗷嘤一声扑簌簌地又掉出泪来。




 




易烊千玺看这个涉世未深的小alpha立马心软了,带了些“以后这是我的人”的责任感,觉得还是要哄哄的。




 




他凑过去,悄悄在王俊凯耳边说,“我跟你讲,我喜欢可爱的小动物,可惜我老娘只允许养两只猫,下次去我家带你可以见见。”




 




王俊凯被他说得话引走了注意力,听他继续道,“一只尺玉霄飞练,全身纯白没一根杂毛。另一只……”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眼巴巴瞅着自己的泪痕斑驳小猫脸,高深莫测地笑了。
























END.


评论

热度(1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