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忆汐聆

小爷不是gay

送我一粒红豆好不好:

1.2w+


有炕戏








01






浓重夜色下有人影闪过,匿进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里。




另一条街灯火通明,聚集了一大群人。领头人层层命令下达,队伍迅速分散开来,两三个一伙,像是在寻找什么人。




手机泛起微弱的光,易烊千玺一边着急的跺脚一边碎碎念:“王俊凯你倒是接电话,再不接过了今晚就见不到活的小爷了!”




送别了刚刚谈妥生意的合作伙伴,王俊凯抬手捏捏眉心,这个李总太能喝,搞得他都有点招架不住。




手机在兜里嗡嗡作响,王俊凯慢悠悠掏出来,屏幕上赫然写着“男朋友”三个大字,勾起唇角迅速接通,张口就是调戏:“千玺,想我…”




刚开口就被对方噼里啪啦一大通直接打断:“小爷被一群傻逼包围了,被逮到就是死路一条,王俊凯你快点来救小爷!”




“你现在在哪?附近有没有什么方便逃跑的地方?”王俊凯皱眉,沉声问。没问他又惹了什么祸,现在不是解释原因的时候,得先把人救出来再算账。




“我在平安路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翻过墙去是阿里木酒店后门,是追我的那群人开的,要是进去就是自投罗网。出了这个巷子,就是那群人聚集的那条街,他们现在已经分散开了,用不了十分钟就能找到我。”易烊千玺虽然着急,但思路清晰,颇有条理进行了分析。




“你翻墙,我在阿里木酒店停车场,刚谈完生意还没走,我让秘书订房,他们就算挨个房间搜查,也不敢搜我的。我去后门等你。”




挂了电话,王俊凯对着秘书交代了一番,从车里拿出一个风衣外套朝后门狂奔。他的手心密密麻麻全是汗,即使刚才看起来冷静,有条不紊的给易烊千玺出主意,但想到那人可能会遭遇危险内心还是有止不住的心慌。




千万不能出事,易烊千玺。




王俊凯穿着西装皮鞋,跑起来多有不便,等到了后门,饶是他肺活量不错,也开始气喘吁吁。阿里木酒店后门是为了一些不能见光的交易开设的,摄像头不轻易开,经常来消费的上流社会人士都知道电梯在哪。




扶着双腿喘两口气,环视一圈,躲在阴影下的易烊千玺看清他的脸,跑过来跟他汇合。王俊凯把风衣裹在他身上,摘下他带着的黑色棒球帽,塞进风衣内口袋,问:“脸暴露了没有?”




“没有。”易烊千玺乖巧摇头,小命握在人手里,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易大少爷把到嘴角的“小爷有那么笨吗”咽了下去。




开玩笑,要是王俊凯把这事告诉他老爸,他以后肯定没有人身自由了。




如此乖巧的易烊千玺王俊凯还是第一次见,遗憾的是没时间逗逗他。秘书来了条短信:都办妥了,房间号5012。王俊凯抬手揽着易烊千玺的肩膀,营造出十分亲密的样子,走进去找电梯。




王俊凯来的次数不多,但足够记住电梯的位置。看着缓慢上升的楼层数,揽着肩膀的手下移滑到腰部,电梯开门前趁机捏了捏。




被吃了豆腐的易大少爷只能忍气吞声,盘算着神不知鬼不觉搞死王俊凯的几率有多大,半晌放弃了,好吧,约等于零。




腻腻歪歪走进秘书订好的房间,关门的瞬间烊千玺反应神速,推开王俊凯一溜烟跑到沙发坐下,气鼓鼓的瞪着他:“你不许再近小爷身两米内!”




踉跄了一下,王俊凯哭笑不得,还傲娇上了,以前又不是没摸过。故意板起脸:“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




易烊千玺小声嘟囔:“你自愿的,又没非让你救。”




“说正事。”坐到易烊千玺对面,王俊凯表情严肃起来,外面危机还没有解除,他必须知道这个小祖宗又闯了什么祸。“你到底怎么惹到他们了,值得这么大阵仗找你?”




僵了一下,易烊千玺撇撇嘴:“我告诉你,但是你不许告诉我爸,不然他会打死我的。”




“你说。”




谈到经过,易烊千玺挠挠头,神色明显兴奋起来:“最近这边新开了个酒吧,生意兴隆,每天人员爆满,我就想混进去看看…”




“你又去酒吧玩?”王俊凯黑了脸。




“哎呀我不是去泡妞,你没被戴绿帽子,先听我说完。”叙述被打断,易烊千玺十分不满。




谁担心你泡妞,我是担心你被人泡,自认为聪明绝顶实际上老是脱线,被别人吃了豆腐都不反抗。王俊凯腹诽,即使目前这个别人只有他。




“酒吧内部完全仿照美国最火的哥特尔酒吧设计的,我在美国的时候跟那里的老板关系好,酒吧的内部构造我一清二楚…”看着王俊凯越来越黑的脸色,易烊千玺果断转移话题,“我在里面转着转着进了秘密基地那一块,他们那破密码锁根本难不住我,我在美国密码社拿解这个当玩儿。不知道是他们对密码锁太过自信,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反正没人守门。”




“等我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全是一袋袋白色的粉末,直觉断定不是好东西,就拍了照录了像,然后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心态,掏出打火机把它们烧了。”易烊千玺一脸看我是不是好棒棒快来夸夸我,接触到王俊凯凌厉的眼神缩了缩脖子,蔫了下去,又忍不住开口解释,“我打火机是带着玩的,不是抽烟。”




王俊凯压着怒火,盯着他一字一句:“你一个人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你出了事我…我怎么跟你爸交代?”




“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嘛。”死鸭子还在嘴硬。




“你!”王俊凯气极,“叮咚。”秘书发来短信:有人在搜房。五楼的快要过来了。




“待会再收拾你!”王俊凯恶狠狠瞪他一眼,“现在,脱衣服!”




“什么??”




“脱衣服!”








02






“一队搜一楼,二队搜二楼,以此类推,就算是得罪了人也要把那个家伙给找出来!”




“是!”




五楼服务员小妹战战兢兢拿着一堆房卡跟在三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后面,一路刷到5010。除了打断了三对情侣的好事,把几个男的吓得差点不举之外,没找到任何有嫌疑的人。




小妹哆哆嗦嗦要刷开5012,住5010的眼镜男突然冲过来拦住:“不好意思,这间房子是我们经理和他男朋友,你们进去可能会…”




领头的小眼睛想起刚才的惨叫声,心有余悸,5楼可是著名的情侣套房,一路查过去估计要长针眼,可是上面吩咐了他也不得不照做。




小眼睛看向小妹,示意开门,眼镜男急了:“不行,你们…”被后面两个跟班夹住胳膊捂住嘴。小眼睛眯了眯眼,眼睛更小了,这个眼镜男反应那么激烈,这个房间一定有鬼。




一群人浩浩荡荡闯进去,客厅里什么都没有。小眼睛思索了一下,领着众人穿过半透明屏风进入卧室,卧室跟浴室只有一墙之隔,还是透明磨砂玻璃墙,专门为情侣准备的。






链接








03






第一次见易烊千玺是在酒吧。




夜凉如水。酒吧里灯火通明,都市男女的淫糜生活在夜晚初见端倪。




王俊凯从后台出来,皱着眉头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审视了一圈,避开几个主动贴过来咸猪手,转身离开。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今天来也不过是为了亲自考察新开的酒吧情况如何,研究一下设计师忽略的问题。




几个身影在他离开后悄无声息跟上去,殊不知这一幕都落入有心人眼里。




街道外的天幕阴森森的,王俊凯盯着拦路人,声音发冷:“你们想干什么?”




“小帅哥长得那么漂亮,你觉得哥几个想干什么?”几个男人哄笑成一团,目光毫不掩饰地打量着王俊凯。




近乎实质性的目光王俊凯觉得恶心,内心却并不慌乱,思索着应该在酒吧外增添几个保安维持秩序。




落在对方眼里却是觉得他害怕了,哄笑声更大了。为首的男子开口:“我说小帅哥,考虑好了没,好久没见到这么漂亮的零号了,乖乖跟我们走我们还可以考虑一下让你爽…”




“我还不知道全天下除了我,哪个能让我男朋友爽。”一道好听的嗓音插进来,明明露骨色情的话在他口中吐出来却分外悦耳。




温热的手臂揽住王俊凯劲瘦的腰,王俊凯下意识看过去,是一个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的大男孩,说男孩不为过,二十出头的样子,眉宇间带着未脱的稚气,长相倒蛮帅气,棱角分明。可关键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自称他男朋友的人,大脑自动开始脑内搜索,一时间忘了挣脱。




“哟,又来一个,哥几个正愁一个不好分,你来的正好。哈哈哈哈…啊!”一个东西飞过来砸了领头人一脸,抬手一摸,脸上湿湿滑滑的,还夹杂着血迹蜿蜒流下,惨叫出声。




身侧的人在把啤酒瓶扔出去之后就朝着他小声喊“快跑”,温热的呼吸打在耳朵上,王俊凯毫不犹豫抓住“男朋友”的手转身飞奔。




身后传来骂声和惨叫声,还有追来的脚步声,王俊凯听着他“男朋友”得意的笑声勾起了唇。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跌跌撞撞七拐八拐终于甩掉身后的人跑到停车场,紧紧攥了一路的手被人松开,王俊凯挑挑眉,心下有些许异样情绪。那双手骨骼分明,握上去格外温暖。盯着依在柱子上喘气的人,他语气戏谑:“男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干什么?小爷我可不是gay,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以身相许什么的就算了。”被问的人一脸惊恐双手抱胸,眼神却是得意的挑衅。他穿的人模狗样,白衬衫黑色紧身裤,典型的纨绔子弟装束。身材清瘦,衬衫领口特意解开两个扣子,露出白嫩的锁骨招摇过市。




“难道不是你对我一见钟情以身相许?刚刚主动扑上来美救英雄,自称我男朋友的可是你。”王俊凯不动声色,挑衅回去,“我还以为你多能打,没想到居然直接逃跑。”




“你居然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小爷对你太失望了!”救命恩人转身走向一辆风骚的凯迪拉克,临走前又不知为何摇下车窗,扔下一句“小爷叫易烊千玺”扬长而去。




易烊千玺…易家刚刚留学回来的大儿子吗?有趣。




舌尖摩挲了一下虎牙,这是头狼遇见猎物的表现。王俊凯给秘书发了条短信,开车离去。






第二次见到易烊千玺是在一个酒会。




酒会,美曰其名商业合作,结交朋友,实际上是一群商人勾心斗角聚众扯皮的场所。




这种酒会王俊凯一般能不来就不来,虚假客套实在令人作呕,被吩咐留意易家动向的秘书说了一句易家大少爷也会去,王俊凯瞬间改变主意出门了。




他可是将近一个月没见到自己这位“男朋友”了,古有诗云,一月不见,甚是想念。用在他俩身上正合适。(见鬼的诗




从不轻易露面的王氏集团继承人突然花枝招展 衣冠禽兽 衣冠楚楚来参加酒会,而且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各家的千金小姐和gay里gay气的少爷老板们前仆后继扑了上去,好不容易见到活的,机会不容错过。




好不容易应付完乱七八糟的人,王俊凯站到暗处,眼神不动声色绕场寻找易烊千玺的身影。




觥筹交错的宴会厅金碧辉煌,为虚与蛇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等他终于锁定那个挺拔的身影,心下松一了口气,眉头却皱起来。




易家大少爷初回国,阿猫阿狗的都想巴结,一群人围住易烊千玺围住轮番敬酒,他脸上虽看不出端倪,实则眼底全是不耐。王俊凯甚至能想象出他在心里碎碎念的语气:烦死了啊啊啊不要挡着小爷的路谁愿意陪你们喝酒啊啊,不禁莞尔。




那人穿着剪裁得体的暗黑色西装,领带打的规规矩矩,王俊凯突然想起初见时他解开两颗扣子的领口。修长白皙的手指端着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微晃着里面红色的液体,白与红融为一体暧昧不清,看着令人一阵口干舌燥。思索了一下,王俊凯端起桌上一杯酒走过去。




易烊千玺都要烦死了,刚跟家里出了柜没几天就被押送到这种场合,老爸说是让他来观摩学习,实际上就是为了惩罚他。易家的势力那用得着来这种地方,易烊千玺不忿,家里明明有弟弟,继承家业管他什么事。




“千玺,干什么呢?”忽然腰被搂住,一道熟悉的气息出现,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易烊千玺眼神一亮,这不是他的“男朋友”吗?无视对面几个人惊异的目光,转过头伏在王俊凯耳边说悄悄话:“我酒量不好,你一会儿记得扶住我。”




高挺的鼻子蹭过脸颊,有一丝痒,王俊凯恍惚了一下。恍惚了一下的后果就是易烊千玺干净利落的干了杯子里的红酒,身子软绵绵倒在他怀里,不动了。




王俊凯瞬间失笑,本来只是想逗逗他,结果易烊千玺还真拿自己当男朋友使,半点不含糊的。




揽着不省人事的“男朋友”,王俊凯格外冷静说了句“失陪”,半搂半抱着易烊千玺走向旁边的休息室,挑了间没人的钻进去。




拖拖拉拉关上门,没等王俊凯把人放下顺带吃两口豆腐,身后传来开门声。是哪个不长眼的,王俊凯皱眉,揽着仿佛黏在他身上易烊千玺转过身,看清来人心下一凛,是易烊千玺的父亲。




易父上下打量几遍王俊凯,“你就是易烊千玺的男朋友?长得是比那些小姑娘好看多了。”




易烊千玺有男朋友?王俊凯身形一僵,那他这半个多月来的念念不忘算什么…




努力忽略心头酸涩,王俊凯笑着解释:“伯父,我不…”




“叫王俊凯是吧?”易父又扔下深水炸弹搅得王俊凯心里惊涛骇浪,不等他回答自顾自挑刺,“你怎么也不看着他点,知道他酒量不好还让他喝醉了。”




大起大落的心脏跳动的不安分,王俊凯深呼吸,压抑住内心的波动,搂紧怀里人:“对不起伯父,这次是我的疏忽,下次不会这样了,我一定好好看着千玺。”




“嗯。”易父决定把高冷傲娇诠释到底,看着似乎被吓到的“儿婿”,偷偷摸摸鼻子,好像表现太凶了。“我先走了,你照顾好他。”




王俊凯目瞪口呆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岳父”大人,自认倒霉照顾醉鬼。轻轻拖着易烊千玺走到沙发边坐下,静谧的房间里只有他的心跳声,和易烊千玺略显粗重的呼吸声交相辉映。




半晌,易烊千玺偷偷睁开一只眼:“我爸走了?”




“走了,男朋友。”后三个字被王俊凯咬的格外重。要不是刚才想说“我不是”的时候醉了的人伸手掐了他腰一下,他还不知道要酸涩到几时。




“哎呀不要这么小气嘛,小爷上次救你一命,你这次冒充一下我男朋友怎么了,这叫报恩!”,易大少爷语气依旧拽,从王俊凯肩上爬起来就要走。




“那易大少爷毁了我苦心经营25年的清白,该怎么赔偿?”王俊凯磨牙,把还没站稳的易烊千玺拽进怀里拦腰困住。




易烊千玺故技重施,双手抱胸语气浮夸大喊:“你想干什么?小爷我可不是gay!”






链接








04






王俊凯躺在床上回想着被易烊千玺勾住的过往,眼神温柔。




后来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王俊凯大多是挑易父在的时候去公司接他,带他去吃顿饭,偶尔看个电影买身衣服,再平平安安把他送回家。工作多加班的时候,王俊凯会发条短信告诉他今天不能去接他吃饭了,让他按时吃饭。




明明是伪装关系,王俊凯却甘之如饴。而他也没错过后来易烊千玺见到他就亮起来的眼睛,对肢体接触从排斥到依赖,越来越熟练的牵手动作,以及,在他吻过来的时候乖乖闭上的眼睛。




不谙世事的小王子一点一滴为他改变,也渐渐离不开他。易烊千玺终究会爱上王俊凯,而他要做的,就是加快这个进程。




准时的生物钟让王俊凯在7点睁开了眼睛,并缅怀了一遍与易烊千玺的相遇过程。躺在他怀里的人却十分安静,微嘟着嘴睡得香甜。昨天晚上真的把他累坏了,白净的脸衬得眼底的小片乌黑更加显眼,王俊凯不禁自责起来,第一次做的这么狠,估计好几天不能正常走路。也怪易烊千玺,后来浪的不行,变着法勾引他。




易烊千玺醒来的时候屋子里昏暗暗的,窗帘被贴心拉上,王俊凯正倚在床头玩手机。“几点了?”他开口,声音嘶哑。




王俊凯忙不迭扔下手机,低下头看他:“快12点了,饿不饿?要不要喝水?”




“嘶…”刚想撑个身坐起来,结果发现浑身上下跟骨头打碎重组一样,一动就疼,尤其是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手脚酸软使不上力气,易烊千玺只得重新躺回去,在心里哀嚎,这下真的是爆菊了。




床头柜上准备好的温水被递过来,易烊千玺一个白眼甩出来,没看到小爷动都不能动,怎么喝水啊。




王俊凯似乎也发现了他的窘境,眼睛一眯,喝一口水,低头哺过去。甘甜的白水顺着食道流下去,一杯水喝完,易烊千玺感觉干涸的嗓子终于得到了一点点慰藉,活过来了。




把杯子放下,王俊凯起身去客厅端了一碗粥进来,作势要喂他。看着那碗白花花的大米粥,易烊千玺心如死灰。一勺粥递到嘴边,易大少爷转转眼珠,试图垂死挣扎:“我想吃辣的,比如红油抄手什么的。”




“不行,会上火,这几天只能吃清淡的。”王俊凯语重心长。




“王俊凯你果然拔屌无情QAQ…”易烊千玺眼泪汪汪,拿眼神控诉。




“卖萌也没有用,你这几天只能喝粥,乖,明天换小米粥。”敌人使出必杀技,王俊凯岿然不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反抗无果,易烊千玺只得含泪喝完这碗粥,为了表扬他,王俊凯奖励法式热吻一枚。无力挣扎的易烊千玺盘算着要不要咬下王俊凯的舌头。




吃饱喝足折腾完,易烊千玺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拍的照片,“王俊凯,我手机呢?”




“在这儿。”王俊凯从床头上拿过来递给他。




“我的照片和视频怎么没有了?”翻查片刻,易烊千玺皱眉,“那可是小爷用性命拍的证据啊!”




王俊凯黑脸:“你还敢说,一个人单枪匹马跑去烧人家毒品,嫌弃自己活的长了是不是?”




“真的是毒品?那我这就是为人民除害。”易烊千玺小声嘟囔,又抬起头来盯着王俊凯,“不对,你怎么知道是毒品的?”




“我当然是用眼睛看的,别忘了你手机有我的指纹解锁。”王俊凯得意洋洋,“照片和视频我已经传给了杨秘,让他匿名上报给公安局。不论如何,把你摘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那就好。”易烊千玺松了一口气,又看到王俊凯掀他被子,双手攥住胸前被子叫出声,“你干嘛!”




王俊凯扬了扬手中不知从哪蹦出来的小药瓶:“当然是给你上药,酒店里的那瓶刚才用完了,这瓶是杨秘新买的,据说效果特别好。”




“杨秘什么杨秘,难听死了,就不能让他换个名。”易烊千玺转移话题。




“我觉得好听就行。乖乖听话,又不是没看过。”王俊凯温柔诱哄。




“哎呀,你别!”










评论

热度(1378)

  1. ssim:u送我一粒红豆好不好 转载了此文字